水村酒旗

时之歌/弹丸论破/家庭教师/逆转。
维赛/全家雾云/博爱xn。
神座出流是世界的神座出流。

茨木世界第一可爱……其实我也不知道该叫什么名字好……

跪谢爸爸!!!转载以示敬意,这么漂亮的文字我是写不出来的!

WhaleSong:

诚惶诚恐……我来卖蠢了,原设在这儿http://00851.lofter.com/post/1d6bd03f_c83fdf1这之中还有一点私设,求原梗太太 @Blue-Aura 原谅QAQ如果不行的话就告诉我QAQ另外就是 @异教徒Y 太太!看完别打我,实在很难吃


我比较慢热,文要慢慢来


茨木小天使下一次就粗线啦!





人们常说在大山深处的夜晚里,迷路的旅人会发现一座华美异常的宫殿,玉墙金瓦,香车宝扇,胜似仙境。而自称去过那座宫殿并且回来的人,说那宫殿里尽是人间难见的绝色女子,姣若春花,媚如秋月,这说辞未免太有博人一笑之嫌,近旁的人笑道:你定是误入妖怪的地界了罢。




平安时代有三个最恶最大的妖怪,其中之一的玉藻前便是个绝世的美女,有传说她本是来自中国的大妖怪九尾狐,不过现在这也不可考了,妖怪们只知道玉藻前在山里搭了个漂亮的住所,尽收一些貌美的小女妖,诱惑些人类男子与男性妖怪。




是夜,山林又归寂静,树木掩住了来路,满山的星点子飞起来,那座华美的宫殿依旧灯火通明,玉藻前坐在殿内打着小盹儿,座位后面的飞缘魔有一搭没一搭地替她捏着肩膀,两旁或清雅或艳丽的女妖进进出出,忙着宫殿里的事物。




“玉藻前大人,酒吞大人在外面求见。”今日看守殿门的针女瞬身出现在殿内。




“哦?”玉藻前似乎并未熟睡,忽而支起身子自顾自的笑了,“怎么,那个人也是会‘求见’的吗?他平常不应该是直接打翻我的人闯进来么。”




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女妖的呼喊声,红色的大妖怪甩掉了拖住自己的小女妖,果然是毫无顾忌地走了进来,酒吞童子身上是极具侵略性而霸道的妖气,眉目凛冽,与这清一色女子的地方格格不入。




“啊啦啊啦……”玉藻前掩唇轻笑,“不是都说了嘛,在我这里要把你那个讨人厌的妖气给收起来,吓到女孩子们怎么办?”




“啧。”酒吞童子不耐烦,可也只能把妖气收敛起来,直到那些弱得他一手就可以捏死的小女妖们不再能感知到他的妖气。




“你不依也得依,这里可是我做主的。”




酒吞童子,平安时代三个最大最恶的大妖怪之一,作为鬼王,这尊大佛来到这种地方并不是什么奇事,玉藻前的御馆不仅引诱人类,还引诱妖怪,当然堂堂鬼王并不是轻易可以被引诱的,他有时也会来此和三大妖怪中的玉藻前商议事情,可有时也是寻欢。鬼不比人类,人类有廉耻与世俗的标准,而鬼更能恣意纵情,随心所欲,饮酒之事是如此,云雨之事也是如此。




可酒吞这次来真的只为一件不算太要紧的事,也可当做是心血来潮的叙旧,他已经好久未曾来玉藻前这儿了,现下他懒洋洋地斜眼扫视着两旁进出的女妖们,早都是些看腻了的货色们。




也是了,鬼族统领,身居高位又强大的酒吞童子,什么样的女妖不是招招手就过来了?这好几百年间他也很多次来到玉藻前的御馆,新的旧的,什么样的女妖都看过了。收归玉藻前麾下的女妖,均是容姿鲜妍,比外面那些野路子修成女体的妖们,不知娇美上几百倍,可这也不能致使酒吞童子的眼睛在她们身上多停留一秒钟。




可那之中却倏忽闯入一张不那么腻味的面孔——这个女妖是酒吞没见过的。




世界上新生的女妖那么多,每年玉藻前这儿都要来几个新人,酒吞不认识也十分正常——可那也不尽如此。




女妖端着一盆水匆匆走过,并没有看见酒吞,这很不平常。就算酒吞把自己的妖气收敛得一丝不泄,那些近旁路过的女妖,也总会因为他俊美的面孔和巨大的威严感而忍不住侧目,而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妖,竟无一点反应。




于是只见得她一头银丝如泻,缱绻曳地,蓬松柔顺地在耳前与背后轻晃,青色的简单和服上跃着明艳的花叶,曼妙美好的双腿藏在其中,留下一小截雪白娇嫩的脚踝,缀着一圈俏皮的金铃。白发的间隙里仔细着还可以窥得一片嫩白的颈子,像月初之时夜空中的娥眉月。




与其他女妖不同的,这女妖步态大方,举止端正,虽匆匆而过,但那笔挺高挑的身姿种却透着自然的傲气,心向前方,目无外物,这才使她没看到殿内的酒吞——果然与那些软弱娇傻的女妖不同。




鬼王也不知自己为何魔障一般地开口了:“喂,玉藻前,刚刚过去那个白头发的是新来的?”




一听这话,玉藻前倒是笑得更加开怀了,看鬼王的表情就像在看一个不谙世事的毛头小子:“你倒是会看人,一上来就挑了一个最特别的,怎么样?莫非那孩子是有福气让鬼王给中意上了?”




酒吞被玉藻前这样揶揄的语气给弄得烦躁,也不再去提那白发的女妖:“切,本大爷对那种弱小的妖怪没兴趣。”




“那要怎样强大的你才有兴趣?”玉藻前倒也不恼,百年如一日地开着鬼王大人的玩笑:“比如青行灯、妖刀姬或者阎魔那种的?”




酒吞干脆懒得回她。




今夜月明星稀,林间晚风犹如丝绸拂面,柔软的很,也醉人得很,不知又有多少男子陷入了玉藻前这儿的温柔乡之中,再找不着回去的路来。那世上绝世的女子,再多情,再妩媚,也不过一般滋味,抢来把玩耍弄,过阵子又像个旧人了。寿命近乎无穷的鬼王应该是最深谙此道的,可今日他却生出点不同的心思来。




也许也是有女子不尽相同的。


TBC

评论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