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村酒旗

我是这里的黑暗。

罗曼/神座出流/爱德蒙/拉美斯。

伯爵咕哒♀《编号001-巴黎手记》

突发伯爵咕哒。

注意:

1、生前伯爵x被收养的幼女咕哒。

2、基于原作(基督山伯爵及月球设定)的我流魔改

3、有前女友姐姐(……)

请一定确认以上要素可以接受!

OK的话:

========

 

 

 

 

P1

藤丸立香

数学笔记本(横线划去)

数学草稿

“愿你永远幸福。爱你的妈妈”

(拼写错误的)梅尔塞苔丝

记事本

数学草稿。

 

P2

我是藤丸立香,今年十岁了。这是我妈妈买给我的最后一个圣诞礼物,我觉得它不应该只是个数学笔记本。

我在伯爵先生的书架上找到它了。伯爵先生问我是否想上学了。他说可以请家庭教师,这样我们就可以在春天继续去野餐。前两年我们都是这么做的,伯爵先生和女佣孔切塔小姐和我,大家一起郊游。

但我不喜欢欧仁妮老师,她总是严厉过度,总是不高兴。

伯爵先生说我可以上学。

 

P3

一整页的数学草稿,计算了图形的周长。

 

P4

一整页的数学草稿,同上。

 

P5

新学校。大家要穿短短的制服裙,伯爵先生喜欢长裙,孔切塔小姐也总是给我穿长裙子。科目并不难,但我不擅长物理,数学非常有趣,以前我总是帮安妮记账,帮里维拉小姐记账,数学难不了我。历史也非常有趣,即使老师讲课的水平没有夏洛特的一半好,更比不上伯爵先生了。

下午孔切塔小姐驾车接我回家。伯爵先生下午的时候总是不出来,拉着厚窗帘,有的时候睡觉,有的时候研究化学。伯爵先生是个奇怪的富翁(拼写错误),在我开始适应生活的那一天开始我就能明白。德·圣梅朗夫人在孩子们离开教会前,都要把他们叫进去,我被谈话的那一天,夫人告诉我:“基督山伯爵先生向我们指定要你。”

从前来挑孩子的,必然是信徒;我们整理得非常干净,让信徒们挑选。每个孩子们都会唱圣歌,但好孩子最容易被捡走。

(铅笔无意义的划痕)

地板响了,一定是伯爵先生下楼来抽烟了。今天就写到这里吧。

 

P6~11

夏洛蒂,美尔美特,里尔,朱莉安娜……都是朋友的名字。

以及一些古人的名字,阿喀琉斯,苏格拉底。

 

P12

感谢上帝,放假了。

我要继续记一些事情。生活很平常,每天上学,孔切塔小姐接送,伯爵先生有的时候不在家,经常坐船去别的地方。只要看窗户,就能看见伯爵先生是否在家。在家的时候,伯爵先生总会在吸烟室吸烟。没有客人的时候就在大厅。他很喜欢我们在学校讲的故事,当他吸烟的时候,他整个人陷进大沙发里,不露出背部颈部;他温柔地要求我念书给他听。我会一直念,直到伯爵先生闭上眼睛小睡为止。伯爵先生坐着睡觉的时候,看起来就像只是闭上了眼睛一样,他不胖也不瘦,非常英俊。我会在旁边看书,写一些功课,直到伯爵先生醒来。

前几天来了一些客人。伯爵先生吩咐孔切塔小姐邀请了一些人来他的宅邸赴宴,那天他也带着我去了,就在巴黎的郊外,出城不远处。当面对他们时,伯爵先生显得无比亲切友善;但是他好像不开心。我只是这么觉得。

有人提到了我的婚约,伯爵先生礼貌接受了这一提议,我很不开心。夏洛蒂和美尔美特都能挑选自己的爱人。

伯爵先生说之后我们可以去郊游。

 

P13

 

新学期。

我已经见过婚约者了,他是个脸上有坑洞的小男孩。见他的时候,我一直希望伯爵先生能够有什么事,好让我们提早离开。伯爵先生毫无表示,我们共进了晚餐。

回去之后,伯爵先生问我是否不高兴,我回答没有。他沉吟了一会,最后让我拿来了他很喜欢的莎士比亚剧本《哈姆雷特》。他不喜欢喜剧,他喜欢传奇故事。我念书给他听,最后我很困,靠着伯爵先生睡着了,于是我直接在伯爵先生的房间里睡觉。他的床并不软。

我和里尔迷上了赛马。我们总是设法穿过巴黎,去赛马场旁边的草地上观看赛马们。其中有一号栗色的马,我尤其喜欢。我不向伯爵先生要额外的钱,伯爵先生也从不给。我们总是用里尔的钱买马。里尔总是买输,而我经常买赢。孔切塔小姐有的时候等着,有的时候只是远远地在马车旁边看着,好送我们回家。

我把这事写进了作文,瓦尔罗娜老师批评我不应该做如此粗俗而不高雅的事情。伯爵先生晚上就知道了,我在大厅看书的时候,伯爵先生拿着他的哈瓦那雪茄下来,问我赛马的事。我把一切都告诉了伯爵先生,他垂下头,边摆弄他的雪茄,说道:“立香,你想知道赌马的诀窍吗?”

我说:“想。”

伯爵先生仅仅笑了一瞬间,说道:“不选择去相信她,而选择操控她。”

我说:“对不起,我不太懂。”

伯爵先生说:“当你明白发生了什么之后,你就懂了,立香。你喜欢哪一匹马?”

我说:“5号,棕色的‘海兵’。”

伯爵说:“你想拥有它吗?”

我说:“不了,我不想。我只想它赢,因为我和里尔下的注里,我下了‘海兵’,而他下了‘奥尔良美女’。”

伯爵先生说:“好吧。那么你应该去睡觉,胜利从不会来到疲劳者身边。”

我答应了他,然后睡觉。第二天,‘海兵’果然赢了,而且整个巴黎绝对有一大半的人买了‘奥尔良美女’,根本没有人看好‘海兵’。我猜想是伯爵先生动了什么手脚,但他否认了。

今天下午有新客人来访,伯爵先生心情很不好,我得换身衣服,再见。

 

P14~15

空白

P16

 

为期两年,我完成了在这个学校的学业。

伯爵说为我聘请家庭教师,我没有反对。一年以前,伯爵先生就不再郊游了。我们经常去别的地方,希腊,土耳其。他抽烟的频率变得很高,声音变得沙哑了很多。

有一个下午,孔切塔小姐被伯爵差走了。我在楼上看书,伯爵在楼下抽烟。我正在昏昏欲睡时,突然楼下传来一声巨响,我急忙跑下楼去,发现伯爵将一个琉璃杯打破了。他向从前一样坐在沙发里,左手托着烟管,很久以前我向伯爵抱怨哈瓦那雪茄的味道太大,总是咳嗽;他于是换了一种东方的烟。这时他的烟管掉在了地上,他痛苦地伏在沙发的扶手上。我就像往常一样,靠近他,打算做点什么来安抚他;但伯爵先生突然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呼喊,天旋地转间,坐着的就变成了我。我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伯爵体格的健壮,因为他掐住我的脖子的力气,比我想象中大太多了。他就像掐死一个仇人一样掐着我的脖子,发出愤怒的,痛苦的气音。起先我拍打他的手背,但这毫无效果,我觉得昏昏沉沉,喘不上气来;恍惚间,我向前伸出手,去碰他的脸颊。他的皮肤是冰冷的,有薄汗覆盖,体温异于常人的低;就在我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伯爵突然像是从恍然中醒来一样,放开了手。

“……”我不停地咳嗽。

伯爵保持着一种居高临下的态势面对我。半晌他喊道:“立香。”

“是我。”我回答他。

我们两个都没说话。

伯爵在干什么?他怎么了?虽然我很想问,但是显然现在提出这个问题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我们保持沉默,直到伯爵直起腰,说道:“没事了,立香,回……”

伯爵的腰腹袒露在我面前。近四年的时间里,伯爵从不让我触碰任何除了手以外的身体部位。我们甚至没有过正常的拥抱。鬼使神差地,我拥抱了伯爵先生一次。将脸搁在他的腹部。伯爵先生的腰一下僵得笔直,但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抬起手,僵硬无比地把我黏在脸上(谢天谢地还咬住了一点应该没有被发现不然我真的会羞愧到原地死亡的)的头发拨到一旁。

在那之后,我被伯爵先生拖回了房间。

我和里尔都逃不了家庭教师的摧残。里尔偶尔从家里逃跑,我们俩偷偷甩掉所有的佣人,去观看赛马。

‘海兵’已经成为了全巴黎的宠儿。一位神秘富豪给它的脖子上挂上了五大颗闪闪发亮的钻石,并宣称这是“为了他的宠儿”而展示的。我不知道是谁,但决不可能是伯爵,他大概不会去做这么愚蠢无比的事情。里尔总是输,而我总是赢。

 

P17

夏洛蒂说她要学习射击。这是男人的运动,但我不这么认为。

我和伯爵偶然间提起。当没有晚宴时,基督山府上总喜欢清淡饮食。我们在那个时候不启用长桌,常常是在茶会桌甚至书桌前解决问题的。

伯爵对这件事显露出了一点兴趣。

很快我得到了一把手枪。伯爵说他可以亲自教我射击。我曾经亲眼见过他射下射程里的燕子,他的枪法非常好。

我们时常训练。一开始我连枪都不会拿,伯爵亲自纠正我的站姿。我不知道为什么老是长得不够高,美尔美特已经足足高出我一个头了;伯爵先生会纠正我的姿势,当我觉得疲倦,缩起肩膀或是弯下腰的时候,他就伸手过来,就在我的腰上轻轻一推,然后我就能站直了。他总是戴着手套。一开始我只能用双手持枪,力气不够,伯爵先生时常站在我背后,像拥抱一样弯下腰来,抓住我的手试图纠正姿势。我时常能感受到那种奇特的香味,一种冷漠的甜腻。当他这么做的时候,伯爵的鬓发时常拂过我的脸颊 ,时常让我走神,然后伯爵就会在旁边提醒我:不要走神,专注你的目标。伯爵看起来才三十岁出头,非常年轻,为什么他不娶妻呢?他这样的人应该有很多小姐倾心,腰腹瘦削,手臂有力,眼睛是难得的暗金色,我是世家小姐我也喜欢他。

现在我已经能单手开枪了。偶尔射不准,总还是能中靶心的。

最近伯爵喜欢办宴会。尤其是晚宴,他将先生太太们请来共进晚餐,然后吩咐仆人准备昂贵的食物,有一次尤其让我怀疑,因为伯爵极少用如此豪华的阵列招待朋友。伯爵在某些事情上极其大方,但是在一些事情上又显得吝啬。伯爵先生吩咐佣人依顺序上了汤,前菜,冷盘和主食,以高贵的甜点收尾,伯爵并不像平常和我一起吃晚餐的时候那样,他现在冰冷地坐着,摆出了一副随和的好态度,眼神却在我的婚约者和他的父亲间流连。我注意到,伯爵身上的那些温和的因素已经全部消失了,一种独特的,令人恐惧的感受逐渐占了上风。如果是在别人身上,这种情绪会让人轻易地敬而远之。但那个对象是伯爵,所以这一切都不存在了。

然后伯爵注意到我在看他,突然间,那种情绪就消失不见了,好像没有存在过一样。

然后我想起,我直到现在还不知道他叫什么。

 

评论(5)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