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村酒旗

时之歌/弹丸论破/家庭教师/逆转。
维赛/全家雾云/博爱xn。
神座出流是世界的神座出流。

《我唱最后一首歌》

感谢大家的厚爱,留点遗产


维鲁特蹑手蹑脚的爬上床,他整理东西睡得晚,赛科尔早早的睡下了,维鲁特不乐意吵醒他,才悄悄的摸上来。他翻了个身,压到了包着绷带的左手,疼得想倒吸一口冷气,赛科尔却先转过来,伸手捉走他的左手,嘟嘟囔囔的向他抱怨:“你搞什么....”打了个呵欠,“吵吵嚷嚷的。”
“我觉得你暂时没有资格说这话。”维鲁特。他暂时还看不见东西,眼前朦朦胧胧一层纱,只看见赛科尔去的蓝发在眼前模模糊糊的摇曳,和着海浪的声音一起一伏。他们脚趾抵脚趾,赛科尔凑上去看维鲁特:我还以为我们又被找到了。”
“不会的。”维鲁特说,“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不让他们找到你。”
“我也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不让姑娘们爱上你。”赛科尔答。他可能困了,声调平缓,以一个大大的呵欠作结尾。
“这两件事情有什么必然联系吗?”维鲁特问。
“必然联系是如果放在一起思考你今晚会失眠。”赛科尔答。
“你真是不可理喻。”维鲁特向他说。赛科尔可能已经意识不清,迷迷糊糊间接个话,说:“嗯,我的确是。”

评论(10)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