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村酒旗

时之歌/弹丸论破/家庭教师/逆转。
维赛/全家雾云/博爱xn。
神座出流是世界的神座出流。

八月社刊(十)黑五类高尚

太可爱了

天植社:

#维赛#


#投稿人代号:今天我能抽到四星岚姐姐吗#


#主题:死亡如水消失在水中#




死亡的时刻到了*。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向我的同伴们提起维鲁特·克洛诺,提起他和他的同伴赛科尔·路普,我讲起他们的故事,这与我是否与他们相识毫无关联。在我写作的这四年间,多次拜访过他们曾经居住的宅邸,后来上将的子女们搁置了这座居所,除了灰尘和搬空的书房,失去踪迹的、桌角边收摞得整整齐齐的文件,一切陈设与七年前,我第一次受到克洛诺上将的谈话邀请时分毫未动。


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里,他几乎都和孩子们在一起。他说:“我和后辈们在一起,他们的生活平安喜乐。”我想让他们意识到,克洛诺上将说,他们的生活与我们并无不同。那时候他已经几乎看不清东西了,然而在我们谈到过去的事情时,我看见生命与热情的活力从他骨节里迸发出来,在布满青筋和斑点的指尖铿锵作响。


我时常记起战场,上将说,记起血和尘土的味道,那时候所有东西都能成为活下去的理由。我们……我们并肩战斗。


那时候他伸出一只手搭在左胸前,那是旧式军服口袋的所在之处。


 


你带来的……你唤醒的不是记忆,是一种情感。上将说,我从未想过将这些写下来,我的儿子想过,孙子也想过,但我没有……后来我已经时常忘记了。我们呀……记忆是主观而短暂的,大数据帮世人记住一切,而我……我们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个小数点儿。我们是怎样记住这一切的?而我现在已经时常忘记了。


我们一起翻看过去的相簿,泛黄的黑白相片,最上方的一张是他们在征兵处的合照。上将的手指抚摸过那些年轻面容,抚摸过他的青春岁月。第一排左手边第七个,他说。这是您吗?我问道,士兵们留着一样的发型,穿着一样的船形帽与制服,而我并不能分辨其中的每一位。


赛科尔,上将顿了顿,他的脸上是太阳之下的笑容,赛科尔·路普。


 


我整理了与上将的谈话,比起档案中记载的那些勋章与旗帜,他更在讲述的是那些模糊的记忆与感受:燕麦粥、水泡和打翻的墨水。我们是沙子,上将说,历史和时间裹挟着我们,还有爱情与记忆。我第一次听他谈到爱情,于是我发问了:您与您的妻子……


爱情,上将难得地打断了我的叙述。黑色和红色,玫瑰花和白藤椅。我把我的爱情埋葬在硝烟里了,他说。


战争结束的时候……我们在墙上签名,我的名字和他的名字,亲吻旗帜的时候亲吻两次,我的名字和他的名字……。上将的手搭在胸前:我曾经保存过他的一张照片,后来我把它留在那里了……留在他的身边。


 


这四年间,我陆陆续续地重走了上将当年的从军之行,走访他留下的一个个故事,他已经离去了,而他的光辉和过去会永远留在那里。我也曾走访过路普中将的故居,那里已经成为了一片中央规定的居民区,战争留下了我们永远年轻的英雄。我无从知晓那里曾经发生了什么,那位名为赛科尔的小伙子,也是英雄,在交往之中是怎样一位人物。


他是与所有人都不一样的人,上将说,他是我的下属,更是太阳,是我的日与星*。


 


我当时不理解这是一种怎样的感情,也许我将来也不会理解,克洛诺上将恪守着他的秘密,而他最终将这份疑团带入泥土,带入他所讲述的星辰世界。


 


 


 


“我曾经经历过你们难以置信的事情……然而这些时刻都将消失在时间里,就像泪水消失在雨中*。”


 


 


 


 


 


日与星:冰与火之歌


死亡…到了&我曾经…雨中:银翼杀手



评论

热度(33)

  1. 水村酒旗天植社 转载了此文字
    太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