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村酒旗

时之歌/弹丸论破/家庭教师/逆转。
维赛/全家雾云/博爱xn。
神座出流是世界的神座出流。

《我每天起床的时候都想到云轩》

1.晨光
2.毫无感觉...







云轩被噩梦叫醒,抬起手,左手白皙细腻,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年轻人,右手几道深深的划痕,辅以无数零零碎碎的细小痕迹,这是他的岁月。他拿起他的烟斗,在木栏杆上敲两敲,点起火来,背着风口抽。
像他一开始不会抽烟一样,他也不会什么高级的术法,一个刚进圣塔的修士,裹着大袍子上窜下跳,太有活力,也太过吵闹。他的老师端一杯清茶,也抽烟,他每每学老师抽烟,就免不了一顿呵斥,骂完一颗糖,一吃吃到早上。
那些日子他掰着手指头过来,直到遇到他的爱人,他还这么干,每天早上起来在日历上悄悄划一笔,对着清晨的烟斗说早安。他的爱人多好看啊,细腻流泻的黑丝铺在他们的枕头上,翻流的时候如同湖光春色,每一份都是流动的。这是他的清晨时分,他苦心用功,他的爱人也苦心练法,两人都修法,一对仙风道侣,即是在天的比翼鸟,也是在地的连理枝,每每见到人,都被称赞一番:先生小姐真是绝配!再被称赞一番,有点飘飘然了,饮酒笑谈,双双离去。
日子过成活神仙,云轩的年岁却不见长,爱人的脊背日渐伛偻,每天早上醒来,云轩在日历上划一笔,爱人就咳嗽,不停的咳嗽,发出一种命不久矣的低叹,而云轩却仍然风华正茂,他的早晨永远停留在八点,倒也无可奈何,就眼睁睁的看着人们擦肩而过,偶尔撞到几个,匆匆地遍走了。他最初用的表被磨损砸坏,便被他挂在了床头,后来陆陆续续用过几个,全被摸走了,于是他的时间就在八点了,他再也没记得过日子。
他老是在早上想起一些陈年旧事,想多了,太阳也就出来了。他在栏杆上敲敲烟灰,看看,几点了?哦,八点啊,真是美好的一天。

评论

热度(11)

  1. 时之歌深夜六十分主页菌水村酒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