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村酒旗

时之歌/弹丸论破/家庭教师/逆转。
维赛/全家雾云/博爱xn。
神座出流是世界的神座出流。

《我每天看星星都想到维鲁特》

1阿尔法星
2童话
3小王子




维鲁特每年有三百六十六天能够站在世界上最高的观星台上看星星。
他不是偶像剧男主也不是什么神秘莫测的星象学家,他每天踏着小王子里的银河来到这里,宇宙是昏沉的黑幕,缀满蜡笔和油彩的白,可能还是赛科尔画上去的,他生命中的不速之客总是这样,哪一天站在观星台的天文望远镜上,张开他的双臂,活像张开翅膀的仙女座,他大喊,维鲁特,维鲁特!
所以维鲁特每天拎着他的公文包下班,脚步匆匆的走进世界最高的观星台,每天赛科尔穿着白色的短袖,胸前画着个小小的、金色的王冠,有的时候从他辛苦搬来的书堆上跳下来,天文台里总是暗的,所有天文学家都得了散光,从来不愿意打开他们的白炽灯,但赛科尔的白短袖在黑夜里太显眼了,如同星系中间的恒星,他周围的一切仪器、一切书籍,一切星星都围着他团团打转,于是他真像活了一样熠熠生辉,蓝色的碎发在星光下跳跃着,像街头晒太阳的小野猫们,有时他从书堆顶上一跃而下,跌坐在观星台的地板上,他选择和维鲁特背靠背,维鲁特就告诉他,我过去见过这片星空...
他没有一次听完的,指着众星中最孱弱的一颗告诉维鲁特:那是阿尔法星,他见过它。维鲁特就打断他:停止吧,赛科尔。人不可能独自见过星星。你是宇航员吗?
赛科尔不在意的笑一声:我家在他旁边。仙女座是个温柔人,天狼星总是有不同的女朋友,破军把脸拉得老长,活像欠了他一百万颗星星。
然后,他才义正严辞的反驳维鲁特:谁说人不能见过星星?海鸟每天从南回北,海鸟难道就没见过东方吗?
观星台的楼梯盘旋向上,总是盘在赛科尔的背后,像中国图腾上盘着的巨龙,其实他这个理用的简直莫名其妙,但是维鲁特总是首肯:你说是就是吧。赛科尔为了驳赢维鲁特欢呼一阵,星盘随着他东转西转,北斗星被他绕晕了,愤怒的喊维鲁特制止他,于是维鲁特拉住赛科尔,赛科尔的手臂纤弱却有力,他就笑着对维鲁特说,总有一天我们要回到星星上,你是,我也是。
闲下来的时候维鲁特就思考,我以后会回到什么星星上去呢?那一定是一个黑暗寒冷的星星,没有太阳东升也没有潮水退去,只有他守着一部老式转盘电话,想着会不会有人打电话给他。
当然不是这样的。赛科尔打断他的思绪,我们要住在一起,我每天嫌弃你,你每天嫌弃我,但我爱你,你也爱我。
我不爱你。维鲁特答。
那你为什么陪着我坐在这里呢?赛科尔问。
我不知道。维鲁特答。
那就是因为你爱我啦!赛科尔这么说。
相坐无言,最后赛科尔轻轻的叹口气,说,我今天就要走啦。
去哪里?维鲁特问。
回家。赛科尔笑笑。他的身影静悄悄的倒下来,倒在星幕下,天文台最大的望远镜给他洒下银色的星光。
那再见了。维鲁特也轻轻的说,然后他醒过来,他看见阳光洒在他的被单上,反射出比星光更亮的白色,但对他来说也是过分温和的。耳边是心率器节奏轻快的滴滴声,他的鼻腔里净是消毒水的味道,然后他坐起身来,看见手边摆的小王子,封面被他画上了一个蓝色头发的人,他拿起来,递给邻床的偏执患者,问他:“不好意思,请问你愿意为我读书吗?”
偏执症患者正在捶打他的抱枕,闻言僵硬的转过身来,接过那本翻得有些潮的小王子,维鲁特才出声提醒:“请小心一点,这里面有我朋友给我的信笺。”
那人拿起书来抖了三抖,翻了又翻,一天依然平静,什么也没有掉下来。

评论(6)

热度(31)

  1. 时之歌深夜六十分主页菌水村酒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