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村酒旗

时之歌/弹丸论破/家庭教师/逆转。
维赛/全家雾云/博爱xn。
神座出流是世界的神座出流。

《我每次念诗都想到瑞亚》

0.时间劫匪

1.瑞亚

2.“当你老了...”





她的眼前朦朦胧胧,像是起了一层雾,然而确实是没有的,这又算什么呢?有的时候她坐在炉火边,鼻梁上架着她那副镶边眼镜,仿佛仍在韶华年纪,那时候她还是威风凛凛名震八方的女统领,整个岩城的小姑娘们都希望拥有像她那一身红裘衣一样红的衣裳,央求母亲做,每当她遇见这样的央求,就要蹲下身子来,与小女孩平视,有时是棕色头发的,有时是绿色眼睛的,有时是抬不起头的,她总要告诉她们:你们有妈妈,我没有,我太羡慕你们了。
人老了总爱回忆往昔,峥嵘岁月也好青春年华也罢,她早上起来给自己泡一杯咖啡,就着干面包吃,觉得自己仿佛还在岩城,仿佛还能一手举起巨弓索达。其实那样子的老玩意儿老早报废许多年,卡罗工坊的新当家还特意找上门来,说要给它搭一个漂亮的玻璃幕,供所有佣兵们观赏。她倒是同意了,于是她的巨弓和卡罗工坊正厅格洛莉亚的大幅画像搁在了一起,成为了一件藏品,底下挂个金牌牌:格洛莉娅·维拉小姐的骄傲之作。偶尔她去看一眼,感叹一下自己的武器最后还是不属于自己了,仅此而已。
她下午的时候读诗,那些诗集都卷边泛黄,她的手指逐字抚过哪些熟悉的言语,说道年华易逝青春流沙,年轻时她看起来觉得无病呻吟,到了现在这个年纪再看却是字字珠玑。其实有很多东西她年轻时是看不懂的,那时候她还忙着复兴家族,每天忙得焦头烂额,时间和精力都是大把大把的撒走,也怨不得谁来偷来抢,直到她再也走不动了,停下脚步,回头一看,才惊异道:天哪,我的时间被劫走了多少呀!然而她却只是在某个午睡结束的午后醒来,扶着昏昏沉沉的头,听着客厅里的挂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在这里。拿走她的时间的人一并拿走了她的名字,她的挚友,她的力气,只在历史的印刷刊物上用三百字粗略写写:瑞亚特纳,特纳家族最出色的女统领。或许还和格洛莉娅并在一起写,留下一个或两个19岁少女的倩影,百年以后叫人们只记住这个孤寂的影子,无人去探寻她的灵魂深处发起的回响。
那这又怎么能说她的时间被劫走了呢?有时候她走在街上,艾格尼萨的春天祥和宁静,有人推着装满冰渣子的推车,有人牵着巧笑倩兮的小女孩儿,但她呀,没人再来向她打招呼,惊异于她的亲自出行,没有野猫或是鸽子停留在她的肩头,在下午四点的时候她的客厅里响起老式立钟嘶哑沉闷的报时,她想着呼一声,格洛莉娅,格洛莉娅!回应她的只有漫天飘扬的粉尘。
也没有谁劫走我的时间呀。她这么想,才再给自己泡一杯咖啡,念起炉火旁的的诗来。

评论(18)

热度(40)

  1. 时之歌深夜六十分主页菌水村酒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