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村酒旗

时之歌/弹丸论破/家庭教师/逆转。
维赛/全家雾云/博爱xn。
神座出流是世界的神座出流。

刀子问卷,维赛舜远

Q1.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吧。
庄久留,酒旗子飘啊飘。

Q2.最喜欢用来发刀的cp
维赛舜远,国家免检!


Q3.简单码一段刀吧
“我还是想放弃了。”

赛科尔这么对他的心理医生说。

Q4.个人觉得自己写不好的刀
什么都写不好啊!

Q5.最想写的刀
童话式的万劫不复


Q6.其中一人结婚
今年夏天维鲁特终于结婚了,请柬给他发了三打,赛科尔挑了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一口气烧掉了,长出一口气觉得心里真舒服,然后窝回空调房里继续睡觉,眼泪留给梦里。

Q7.看着一人离开
尽远离开的时候舜也在码头,风轻云淡,微风从衣角倒灌进来,悄悄的撩起舜的头发,人群里尽远好像回头看了他一眼,很快他压下了斗篷,重新隐藏进人群里,一别两宽,各自欢喜。

Q8.相爱却不相守

“有的时候他不能总是陪你。”

维鲁特站在他的父亲背后,军装还是一如既往的整齐妥帖,今天不是赛科尔替他抚平领子,所以没有往常的线条流畅,此时他终于被军部绑回来了,头发上粘着血污,这大概是维鲁父亲的杰作。赛科尔垂着脑袋,晕晕乎乎的想,看来今天是回不去了,还有点难过呢。

Q9.不断的错过
十六岁那年尽远筹划了许久,准备向舜坦白他的心意,刚进寝宫就接着弥幽秘密护送,那些日子太过忙碌,一来二去也忘了。

第二次尽远拿了一笼桂花糕准备送,恰逢皇子和皇上的嫡女谈笑,他左看右看也有些尴尬,处在这中间只有一种颓败的无力感,他还是临阵退缩,匆匆忙忙的逃了。

最后一次神殿砖瓦下,尽远眼望着被他推出去的舜,张嘴想说点什么,藤蔓扼住了他的咽喉,拖进深渊里再无迹可寻,这是第三次机会失去了。

Q10.一个人为另一个抛弃一切

维鲁特变卖了房子,留下赛科尔生前最爱的单反,一个人踏上了颠沛流离。

Q11.自己最喜欢角色的死亡
上面写过了。维总的不写了

Q12.不甘心充满遗憾的死去

维鲁特想起他家楼下的野猫还没有洗澡,花园里的花还等着他去浇,昨天和赛科尔说好一起去郊外采风,他眼见着他的心率趋于平静,觉得这就是死亡吗?好像有点哽。

Q13.心满意足的死去

我被维总表白了,心满意足的死在了血泊里。;)

Q14.被恋人亲手杀死
机械傀儡的电线一圈一圈绕在赛科尔的脖子上,他眼见着维鲁特颤抖着托起枪托,眼睛里还有他的影子,他觉得足够了,被人注视着死去,颇有那么点明星演员谢幕的意味。

维鲁特扣下了扳机。

Q15.被留下来那个人的生活
镇上克洛诺家的酒馆远近闻名,无论水手农夫都乐意去干一杯,店主是白色头发的男人,孤零零一条,风里来雨里去,多少姑娘芳心暗许,他自悠哉乐乎,梦里呢喃哪个叛国战犯的名字,镇上课本写的清清楚楚,赛科尔路普,卒,二级战犯,影杀——谁又不知道呢?前几年刚刚枪毙呢。

最后五问
Q16.为什么会走上后妈这条路
与生俱来的后妈气质,虽然我觉得我是亲妈

Q17.觉得自己写的好糖么
我记得我写过,你们可以看了

Q18.有什么话对总是被自己虐的cp说么
维总对不起,赛可爱对不起,请不要杀我,请不要。

Q19.有什么话对总是被自己虐的读者们说的么
相信我,我真的是个亲妈。

Q20.简单总结一下吧
文力低,很想找人玩耍,开黑吗?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