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村酒旗

时之歌/弹丸论破/家庭教师/逆转。
维赛/全家雾云/博爱xn。
神座出流是世界的神座出流。

维赛《共你到白昼》

1.这是一篇让我觉得很不舒服的文:严重歧视,虐角色,ooc,言辞混乱。
2.请赛厨不要看,谢谢合作!你的爱是我不被捅黑刀的保障。
3.情节并非完全捏造or道听途说...
4.鸣谢供梗@茶番劇!!手机没法艾特假装艾特一下,其实梗已经被我改了好多...














晨光微煦里维鲁特摇下车窗,清晨六点的风和汽车尾气都是这样的迷人,赛科尔蜷缩在他的后座,一米七几的个子看起来显得消瘦许多。
这完全不是维鲁特的错。
他们刚刚参加完毕业聚会,一桌十七岁的小屁孩们把酒言欢到天亮,维鲁特滴酒不肯沾,净看着赛科尔喝。他人缘太好,惹得祸也太多,他的同学们一个劲的抓着他喝,拼酒的接龙的,班里几群女同学嬉笑一阵,挑了个大胆的女生过来喊维鲁特:老师!陪我们喝一杯?
当时维鲁特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领带打得依旧漂亮美观,和七仰八歪的学生们形成鲜明对比,毕竟为人师表,最后还是婉言拒绝了,毕竟诱导青少年酗酒不合他的职业道德。几个女生撒娇起哄无果,转而攻击赛科尔。赛科尔太无辜了,一杯一杯的替维鲁特喝下去差点没喝出胃溃疡,几个女孩子掩着嘴吃吃的笑,赛科尔佯装要吐,翻个白眼,心里大概在骂维鲁特。
总之后来维鲁特连拖带抱的带着这个半大小子上了他的车,赛科尔一躺倒就开始昏昏沉沉的睡,维鲁特疲劳驾驶,带着赛科尔回他们住的城,两个小时的车程,期间赛科尔有几次嘟嘟囔囔的说梦话,喊着维鲁特,维鲁特视力不算太好,没戴眼镜,从后视镜里望过去只能见到赛科尔裹在被子里的小半张脸,赛科尔的话音里有一种白天看不到的、浓重的悲伤,所以维鲁特猜测他在哭。
这个点哭真不符合他的性格。
维鲁特一边开车,脑子里跑马车。他认识赛科尔的这三年以来,回忆中唯一一次见他在深夜时分流下眼泪的只有一次。那其实还在不久前,赛科尔提前录取,高高兴兴的回家见父母,他爸妈板着脸,妈妈见他回来,率先开嗓,嗓音尖细,赛科尔刚刚站定,她就开始斥责:“你快点认错!”
认什么错?赛科尔摸不着头脑,他爸爸大喝一声,说,你是不是个同性恋!
赛科尔心里敲小拨浪鼓说完了,他前男友告过来了,一边扑通跪下,说爸我错了,可我真的喜欢过男人。
半晌谁都没有说话,赛科尔的母亲开始小声啜泣起来:“你怎么能这样呢...”他父亲怒不可遏,抄起藤条就要招呼,赛科尔逃不及挨了几下,摸起钱包往外跑,结果没注意脚边玻璃瓶子哐哐哐踢倒几个,脚崴了,摔在了家门口的楼梯道前。
这时是南方城市的春末,夜晚的风里还有夹带的寒意,赛科尔只穿了一件短T,家门在背后干脆利落的关上。他拖着腿走出小区,白板手机里谁都没有,通讯录里只有维鲁特克洛诺一个人孤零零的挂着。
他在深夜十二点打电话给维鲁特,维鲁特在十二点十五分的时候接上他,他们俩一起去了医院,把该包的包好了,维鲁特问赛科尔:你今晚要去哪?
不知道。赛科尔答他,如同那部白板手机一样一片空白。
我真的不知道。赛科尔重复,然后突然开始嚎啕大哭,他抬起手把眼泪蹭在袖子上,那外套还是维鲁特刚刚递给他的,他在医院的长椅上蜷着一条腿,揪着自己的领子哭的天翻地覆。
但其实他根本没有哭出声音,维鲁特坐在旁边看他肩膀一抖一抖,半晌维鲁特抬起手摩挲几下他难得贴在颈脖子上的发尾,说走了,回我家。
没有然后了。刚刚赛科尔在他后座翻身,脚腕上包的几圈白绷带从裤腿里漏出来,这时东方已经起了鱼肚白,有光,他得以看清赛科尔的脸,又似乎是将醒未醒的样子,终于在不久之后的时候坐了起来,头发乱糟糟的,打着呵欠到处看,维鲁特腾手递给他一板醒酒药,他就着口水吞下去,又急急忙忙从副驾驶摸一罐凉茶出来灌了一大口,才愿意坐正了。
维鲁特开通宵车困得要死,赛科尔精神啊!他扒着维鲁特的椅背喊他说,哎,我要出国留学了。
维鲁特嗯了一声,赛科尔没得劲,问他,你的教授学位拿到了没有?
明年就批,批完才能出国。维鲁特平静的回答,一点废话都没有。
赛科尔还是不得劲,扒着维鲁特的椅背:“看我!维总?维神?维鲁特老师??”
在维鲁特终于转过脸来的时候,赛科尔狠狠的亲了他一口。
维鲁特说他,大半夜的你干嘛呢。赛科尔笑了几声,指指窗边朝霞,说你看,天都亮了。你是不是该换眼镜儿了?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