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村酒旗

时之歌/弹丸论破/家庭教师/逆转。
维赛/全家雾云/博爱xn。
神座出流是世界的神座出流。

知更鸟



火并并不是作为黑/手/党必须的,彭格列更甚,身为教父的泽田纲吉下过死命令,不必要千万不能动枪,美名其曰保存实力,六道骸首先举双手赞成,并下令雾守部门控枪,实则早已中饱私囊,笑的不亦乐乎。
这次泽田纲吉难得的给了他全歼的任务,六道骸简直乐上天去了。
他好久没碰过枪,他想死那冰冷的真理了。
于是他扛起雾守部门缴上来的拍马屁的一把好枪,顺手捎了狱寺隼人的一包名牌烟,还气的岚守直跳脚,扬言给六道骸的庆功宴就是凤梨全席。
六道骸可自在了,彭格列的势力还明晃晃的摆在台面上,复仇者也没法做什么,他简直要乐疯了。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六道骸开着他那风骚无比的红色法拉利只身闯进敌人的老巢,左手拎着弹药箱,右手扛着自动步枪,见一个崩一个,两缕飘起来的头发颠儿颠儿,吓的敌方屁滚尿流。
直到最后他站在敌方首领的面前,敌方首领见到他身上挂满了难以言喻的血块或器官,吓得裤子湿了一大块。六道骸学着十年前那样阴测测的笑了起来,抬手往敌方首领光滑油亮的脑门上来了一发。
一切归于寂静后六道骸从西装外套里摸出一支烟,点了火,砰一声往门上倒,然后慢慢的滑下去,坐到了敌方首领的波斯地毯上。
地毯很软,门板很硬。
猛的磕到门板后他才想起通讯器,手忙脚乱的开通讯器联络云雀,通讯接通并没有花去多大的时间,云雀的声音通过无线电传了过来。
“你还没好?”云雀问他。
“好了好了,亲爱的别急。”骸对着通讯机吹气,顿时他的通讯机里传来嘎嘣一声,和骤然增强的电流声,大抵是云雀气的要把通讯机捏碎了。
虽然那之后很快骸就已经从七拐八弯的走廊里走了出来,云雀还是没有按住他的耐心,六道骸这才刚到正厅,云雀那辆黑色的日产丰田就哐当一声撞进气派的大门里来,一路碾着咔吧咔吧的骨头声呼啸而来,前轮差点辗过六道骸的脚背。
他说亲爱的你怎么这么暴力呢,云雀拉起脚边的ak47狠狠的来了一梭子,笑道原来名声大噪的彭格列雾守六道骸也是个窝囊废。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