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村酒旗

时之歌/弹丸论破/家庭教师/逆转。
维赛/全家雾云/博爱xn。
神座出流是世界的神座出流。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背后注意。

别点小蓝手,还要脸。



赛科尔快要收了午市店的时候维鲁特才从屋檐下的阴影里晃进来。
他永远都是一身黑色,黑的像是去参加葬礼,这时候他的银白色头发就特别显。他进门第一件事永远是把他的宝贝吉他放好,大长腿一架倒在吧台前的小沙发里。赛科尔从吧台底下摸出冰冰凉的啤酒,一罐扔给维鲁特,也跟着倒在了小沙发里,颇为随性的窝在维鲁特怀里。
两个人挤在没开空调的小酒吧里,维鲁特单手打开罐子灌下去一口蓝带啤酒,又平静的咂咂嘴。赛科尔也喝,喝完嬉皮笑脸的说,欸,今天我们这儿没驻唱,大帅哥要不要考虑一下?
成。维鲁特答他,赛科尔低低的笑了两声,扑上来揪住维鲁特的领子,维鲁特任他推着,他们互相交换了一个湿答答的吻,赛科尔开始着手抽出自己的裤腰带,维鲁特瞟他一眼,质问道:“门锁了吗?”
“锁了,要不然我怎么敢现在跟你办事儿呢。”赛科尔腿叉开坐在维鲁特大腿上,仔细想了想又补几句:“白日宣淫不锁门,给小朋友看见了不得小命不保?”
“算你识相。”维鲁特把手塞进赛科尔的裤子里,摸着屁股缝下去,找准地方捅了根手指进去,赛科尔爆了句粗口,开始整个人往维鲁特身上趴。
“别乱动。”维鲁特跟他咬耳朵。赛科尔这时候脑袋埋在他肩头瞎叫嚷,哼哼唧唧的也没叫个准,维鲁特语气颇有些不佳:“不然待会捅深了别给我瞎吵。”
“你哪次捅不深过!”赛科尔看似理智地回答他。这时候维鲁特抽出手指头来了,又重新捅回去。赛科尔给他这么一折腾搞得腰都有点软,也就当作没有听到维鲁特之前说的,整个人趴他身上去了。两个砰砰跳的心脏隔着胸腔互相贴着的感觉真的挺奇妙,这点直到维鲁特把他推着摁在沙发上并且抬着他的腿往外分之前赛科尔还是很有认识的。并且在维鲁特做这动作的时候他也没有反对,只是阴阳怪气的搭了个腔,气还有点喘,说:“维总这么急着展现风采啊?”
“速战速决。”维鲁特想了想,“赶紧堵上你这张嘴。”
赛科尔有点乐,本来打算开口说点啥,维鲁特已经开始了,赛科尔那点乐活生生被掐断在嗓子里,全都被他叫了出来,卡着喊,正好喊在维鲁特耳边,所以维鲁特耳朵里全是赛科尔故意的,甜腻腻的叫声。他也没烦,也卡着赛科尔的节奏一深一浅,偶尔快半个拍,用力大点儿,赛科尔的尾音就要颤一颤,一下一下的腻在心里。
总之完事之后他还是觉得不对味儿,赛科尔清理完了,顺手点了根烟,维鲁特不抽烟,嫌弃的挥挥手。赛科尔盯着他看,半晌才憋一句:“完了完了不说话了,不会给熏成哑巴了吧。”
他这句话玩笑居多,维鲁特听到了就忍不住得拿来开涮,贫他说,我就算往台上一杵什么都不干你也一样有钱赚,况且晚上嗓子肯定好。
其实他说这话也有点没底,他嗓子最近的确有点沙,赛科尔不置可否的笑,说那好好唱,把好嗓子唱完了,沙嗓子拿回来给我一个人唱吧,我听。
维鲁特愣是乐了,扯着嘴角笑了起来。






还黄泉爸爸的1辆酒吧小破车...收不?挑战app下限(1/1)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