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村酒旗

时之歌/弹丸论破/家庭教师/逆转。
维赛/全家雾云/博爱xn。
神座出流是世界的神座出流。

【舜远/现代AU】短篇01.

我爱你!!!

孙泽:

群里的活动点文,很短。


 @水村酒旗 (应该没有@错吧qwq 希望喜欢  嘿嘿)
写的时候状态挺差,我已经被中考复习压榨干了orz从11点开始写的,有点力不从心,逻辑各方面会特别混乱,我个人感觉有些在水准之下,将就看吧orz。


“好了,在座的先生们!现在搂住你身边那位年轻漂亮的姑娘,解开白天绅士的西装,现在是属于夜晚的狂欢!来点美妙的酒精和音乐吧!”
戏谑的语气让尽远皱起眉,“你拿到东西了?”
“当然。”舜倚在沙发上,“他们只迷恋这里的酒精,甚至不知道自己做了一笔怎样亏本的生意。”
“那我们走吧。”尽远起身,“这样的地方不要逗留太久。”
“为什么不?”舜拉回尽远翻身将他按在沙发上,“现在可是晚上,尽远。”
“当然也是不安全的晚上。舜,你最近动作太明显了。警局的那些人未免不会盯上你。”
舜垂下的发丝撩在尽远的脸上,他笑道:“那又怎样?”
尽远启唇似乎还想说些什么,舜却按住他的手低头吻下去。
不及吞咽的津液沿着脖颈暧昧而淫靡地淌下,分开时尽远的眉目间已然似要溢出泪来,舜吻了吻他的眉心,顺势在腰上摸了两把才意犹未尽的松开。
尽远红了脸,起身整理衣襟,一个女人匆匆跑过,提着的白色皮包撞在他的手上,女人停下脚步,“抱歉,先生。”
“没关系,我的女士。”尽远的眼角尚湿润着泛了红,女人的脸上露了点狡黠的笑意:“感谢您的宽容,祝您愉快,先生。”
那女人走远,手才渐渐传来钝痛,尽远活动了一下手指,一个女式皮包而已,会有这么疼吗?


醉酒的年轻男女迷蒙的眼神中,尽远察觉到一道不属于这个酒吧的目光。
——像是即将得逞的猎手面对猎物时露出的不怀好意又近乎残忍的目光。
五色的聚光灯下,舜胸口的浅浅红点根本无法看出。但当聚光灯慢慢偏离人群,尽远终于看清舜胸口上浅浅的红点时,他的瞳孔微微收缩。
——那是狙击手的激光束!
灯光即将再次照射到人群,情况对他们十分不利,“舜!俯身!”尽远猛的拉过舜的手,一声枪响陡然炸开在舜的身侧。
人群短暂的寂静后最先爆发出女人的刺耳的尖叫,“有人有枪!”
舜稳住身形,掏出大衣中的手枪,酒厅中又是一声枪响,“都站在原地!”
“想跟我玩枪战?可以啊,姑娘。”舜扯开领带,扣下扳机,“我还没把他搞上床你们胆子就这么大,要是搞上床,你们不还要把枪抵上我再崩了我的头?”
黑色长发的女人拿着枪站在人群之间,漆黑的枪口望着舜的双眼,二人的对峙让人群更加不安,忘我的狂欢后黑夜带来的恐惧渐渐漫上每个人的心头。
“跑。”舜说:“涌开出口,带上你们的恐惧离开这个地方。”
女人又开了一枪,喊道:“站在原地!”
舜向人群中的一个中年男人开了枪,冷道:“留在这里,不被她杀,我也会枪毙你们。”被死亡震惊的人群更加惊恐,枪声炸开在舜的耳边,却不是那个女人开的枪。
是尽远。
他发枪很快,在人潮开始疯狂涌动的一瞬间,命中女人的心脏。
女人倒下,他反而更加不安。那道目光并没有消失,“舜,她不是瑞亚。”
——而且其中胜券在握的笑意越来越浓重。
“他们敢在这里狙击,一定有后手。”尽远向着人群又开了三枪,“走!”


“妈的,我就说尽远那个小子有问题。”赛科尔扯下蓝牙耳机,“你不派人现在就抓住他们?”
“已经引起骚乱了,赛科尔。”维鲁特道:“再这样下去,警与匪就没什么不同了。”
“啧,那派人去追吧,今晚无论如何也要抓住他们。”


深夜的海边起了些雾,海水拍打着在夜色里看不清形状的礁石,汽车行驶在空无一人的马路上,尽远几乎可以听见舜平稳的呼吸与有力的心跳。
光线透过挡风玻璃变得浑沉,尽远忽然想如果海啸突然拍上来卷走他们的汽车,也好让两个人的名字总是被一齐后人提起。
枪声在车尾炸开,舜看了一眼后视镜,道:“枪响了,尽远。”
舜的嗓音有些低哑,天边泛出了一点破晓的薄光。
无论过了多久,尽远再回忆那日,天边的浮云,海岸的礁石,泛起的浪花,被徐徐照亮的柏油马路,身前迎着的朝霞与身后的星辰,竟都只在这纠缠着晨曦薄雾的一句话中。
舜停下车,气定神闲得丝毫不像是要去哪里逃命。
十字路口的红灯开始倒数。
“你也要开枪吗?”

评论

热度(67)

  1. 水村酒旗孙泽 转载了此文字
    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