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村酒旗

时之歌/弹丸论破/家庭教师/逆转。
维赛/全家雾云/博爱xn。
神座出流是世界的神座出流。

维赛《赛科尔失去的四个拥抱》






赛科尔爸妈被暗杀之后,他寄住在亲戚家。
亲戚算是半个皇亲国戚,和塔帕兹的高层多多少少有点牵连。
有一次塔帕兹一个政要来赛科尔的亲戚家吃饭,赛科尔穿上了这辈子只穿过一次的名贵小西服,白色方巾在领子上打得整整齐齐,坐在政要对面拿刀叉故作文雅。政要是个和蔼的人,脸上挂着笑,和亲戚聊到一半的时候突然说,这小孩儿的不错,很好看。
赛科尔不明就以,亲戚脸上堆起了笑,说您喜欢就送您吧,这孩子没爹没娘放我这就是个饭桶。
然后护卫过来擒住赛科尔,赛科尔反抗,乱踢乱打,拿刀叉扎,奈何对上的是成年人,于是赛科尔急了,急到深处一下激发出潜能了,唰一下撞到了墙角的影子里不见了。这是他第一次这么熟练的运用影之力,他的第一次神力施展就用在了逃命上。
赛科尔一路逃一路学,那次他没命的躲了了两天,城里到处是抓他的,他饿的要死,影之力倒是学入门了,深夜的时候蹲在夏的树下逗影子,肚子咕噜咕噜响。
他饿是饿,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小破孩左瞅瞅右瞅瞅,只有只野猫乱跳下来,他借着影子看夜色,树的那头蹲着个人,他轻手轻脚的靠近树丛,然后——
“哇!”赛科尔拨开树丛恐吓。
那边也蹲着一个年纪相仿的小孩,穿着名贵的西装。他好像有点被吓到了,眼睛瞪得大大的,他们两个面对着面,小孩儿腿上还淌着血,分成几股啪嗒啪嗒掉在地上。
赛科尔见他这样乐得不行:“唉哟谁家小朋友啊,被爸爸妈妈赶出来了?”
那小孩可能气的要跳起来打人了,眼神里满是愤怒的光,但他还是什么都没说。赛科尔安慰他:“没事没事,我也被赶出来了。还饿了两天!”他伸出手指比了个二。“你是怎么被赶出来的?”
“我没有被赶出来。”那头压住火气,“我是没敢回去。”
“打架了?”赛科尔。
“嗯。打伤了。”那头。
“不会打输了吧?”赛科尔故作担忧状。
“赢了。”小孩儿有点骄傲,赛科尔也跟着他乐,说赢了就好,就该让他们开开眼。
小孩儿懒得理他,这个时候赛科尔的肚子又开始叫了,他扁扁嘴装可怜,说我饿了,你真的不愿意回家吃个饭吗?回你家。
“如果我告诉他们我打了别人,可能我们连明天的晚饭都吃不着。”小孩平静的看着他。
“那...你就见义勇为一下?”赛科尔提议说。“我自己随便划点伤口,你把我扛回家,那就是见义勇为咯!”
那边同意了,于是小孩站起来,伸出手来捞他,赛科尔下意识的躲开,并且拿出袖口里一直藏着的餐刀,猛的就给人手上来了一下。
没划到。
赛科尔这才反应过来,说你别生气,我不是故意的...然后拿起餐刀就往腿上划。刀刃擦过皮肤带出猩红的血珠,赛科尔疼的呲牙咧嘴,那头倒是很快掏出了块白手帕摁着,在伤口那块绑绑好,两个人就一起搀着,慢慢的走回了路灯底下。
至于年幼的克洛诺少爷怎么把饿晕过去的赛科尔硬是扛回家的,那就得作它讲了。
后来两个人都没有提起这件事情,直到有一天赛科尔饿了,在宿舍的上铺滚来滚去,趴在床上喊维鲁特,说我饿了,快要饿晕了,你能把我扛去饭堂吗?
那个时候的维鲁特多年轻啊,执拗又认真,于是赛科尔开的玩笑他一个字一个字的听了进去。他真的张开手臂作势要把人从床上抱下来了,赛科尔连忙往回缩,边缩边喊,别碰我别碰我,帅哥别上手啊!!
他把被子一踢一卷,裹成个麻花缩起来,半晌才喊维鲁特,说你饿吗,去饭堂的时候能不能顺便帮我带个饭?
诸如此类的对话时有发生,不过赛科尔一次都没有让维鲁特扛过。
又说一次任务,队里出了内鬼,指挥早早的被杀掉了,指挥权交给了维鲁特,他那时挨了好几个枪子儿,一个人在接应点等,远远的看见有人过来了,那人走的非常的缓慢,维鲁特看见他,是赛科尔,他慢慢走到跟前,身上大大小小的伤,还有几个血洞,他说维鲁特你在哪呀,你没死吧?
而且他没有听到回答,他在维鲁特走出来之前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维鲁特要过来抱走他
,他还操起刀子架在人脖子上,眯着眼睛看了半晌,才发现是维鲁特,刀子哐铛掉在地上,赛科尔头一歪,彻底昏了过去。
最后一次是在塔帕兹的码头上。维鲁特是贵族,被强拉着往艾格尼撒的飞艇上走,他一转头看见赛科尔,在最后一批护送的人里面朝反方向走,他喊赛科尔,大声的喊赛科尔,背对着塔帕兹张牙舞爪的海潮,赛科尔说,你别过来,你不嫌脏吗?

评论(1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