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村酒旗

我是这里的黑暗。

罗曼/神座出流/爱德蒙/拉美斯。

杂记《马戏之王》

/酒旗

“我还是会将它叫成马戏,但如果别的评论家来写,或许能写成人性的狂欢。”

我在情人节那天一个人去看了这个电影。马戏之王和故意定档在情人节爱乐之城不同,我是故意拖到那个时候看的。
其实如果按一个“能在情人节看的电影”的标准来算,马戏之王及格了。这部电影的主题如果概括起来,毫无疑问是身份。巴纳姆对妻子跨越阶级的爱情,小年轻对杂技演员跨越种族和地位的爱情,矮将军、各种奇人对自我身份的鄙夷到自豪,甚至到瑞典夜莺对巴纳姆身份认知的转变和社会对马戏身份认知的转变,身份这个主题一直在影片中占着主导地位,基本上等同于,隔三差五起来提醒你一下有这么个玩意。这也算是惯用手法,一边唱歌跳舞好像只是在谈恋爱,实际上讲的东西远远不止。整个电影是由三条线构成的,算是标准结构,但是衔接转化都比较流畅,信息量过大导致整个节奏偏快。转过头我会去查查导演,貌似是拍广告出身的,可以理解。
我一条一条讲吧。先单提出休叔的巴纳姆和他的妻子这一条线来讲,为啥呢,因为我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有种梦回大悲的感觉……………………………………不做超英之后,休叔算是回归了老本行吗?(笑)毫无疑问,巴纳姆的人生从牵着妻子的手,闯进废弃的宅邸开始的。对妻子的爱使他去艰苦的修建铁路,又钻进办公室,出于对妻子的爱,他张罗了马戏团,彻底完成由无产到资本家的咸鱼翻身。这个史上最令人快乐的诈骗犯,为了他的妻子和孩子们可以变出无穷无尽的魔法,甚至还可以骑着大象去接孩子回家。他的线整个套路清晰明了,前期起手发家,中期膨胀,变故让他回归本心,教科书式的剧本和歌舞。但我们要看的不止这些,各位不如关注一下巴纳姆妻子的演出,这位参演过断背山的资深女演员真的是每一个眼神里都是戏。当她穿梭在豪华的大宅里,牵起窗帘旋转,她什么也没说,但所有人都知道她在想什么了。网易云有一段评论,全文摘给各位:
儿时即相识相知,抛弃一切跟随他,困于贫穷,苦于温饱,她却从不曾怨言。广厦豪宅,金银珠宝,煊赫身份通通不需要,要的只是在一起,荆棘也好,坦途也罢,I'd follow you,这不仅是爱,而且是最深沉的爱。
同时有一点各位一定要注意:真正的历史上,瑞典夜莺和巴纳姆没有绯闻。巴纳姆带她巡演了91场,净赚51万。这也是比较有意思的,电影在欺骗马戏团台下的观众时,同样也在欺骗电影院台下的观众。这才能够被称为“马戏之王”。
拆开第二条zac的线来讲。我的音乐剧(和音乐电影)的启蒙实际上是歌舞青春………………zac已经不再是那个不敢唱歌的高中生,转行和小蜘蛛抢女朋友了,也挺有意思的。脱离了R级喜剧的zac显得有点用力不足,对这个角色的塑造没有休叔到位,俗话没对比就没伤害,还是在理的。片中zac和一位黑白混血的杂技演员恋爱了,在南北战争还没有打起来的那个时代,黑人是奴隶,穷困,没有文化和肮脏的象征,黑白混血亦然,但是这个公子哥牵着女朋友,用他所能发出的最大的声音告诉人们:无关肤色,人种,地位,工作,外貌,无关所有的一切,我们是平等的。
请问2018春晚对此有什么感想.gif
如果说上述两条线谈论的感情比重比身份的比重更多,接下来我拉出来讲的第三条线:马戏团和社会,则是反过来的。这个由史上最大的骗子组建起来的奇人团体,完成了一场神奇的变革;当他们因为外貌,肤色,身材而躲藏在黑暗里哭泣时,巴纳姆把他们一个一个拉了出来,这是第一部:他改变了这些人的自我认知。

“当人们看见一个穿着军装,骑着大马的将军穿过城镇,他们会嘲笑他吗?”
“不,他们会敬礼。”

……完成了自我认知的人们开始改变环境。起初,他们犹如过街老鼠,人们见到他们就要嘲笑;当他们唱出第一个音符,第一次在剧场里起跳,人们开始意识到,他们和我们并无差别;当他们第一次为自己赚回欢笑和掌声,这一次改变才算是完成了。
至于其结果?你看看当今美国白左的结果不就知道了,嘻嘻。
于是,我可以给这部电影盖棺定论一下了:
小孩看歌舞,大人看道理,老人看回忆。
如果还没下也没看的各位有空看一看吧( ˘•ω•˘ )。
2018.02.17
车上

评论(2)

热度(2)